<sub id="qrxzn"></sub>
    <blockquote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legend id="qrxzn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legend id="qrxzn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      2. <sub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/del></sub>
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legend id="qrxzn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
        关灯
        护眼
        字体:
        【安秦】番外六

       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          尽管和安长埔已经说妥了,秦若男的心情也还是十分复杂,她和安爸爸、安妈妈的接触并不算多,和安长埔确定关系之后没有多久,两个人就又一起出去执行任务,最近才刚刚回来,中间打过几次交道,大家都是客客气气,也和和气气的,要是从安长埔的性格来判断,安爸爸和安妈妈应该都是很不错也很好相处的人,不过再好的人,也不会喜欢和臭无赖打交道,偏偏自己的父亲就是一个不折不扣、彻头彻尾的臭无赖,今天晚上又在人家面前超水平发挥了一次,无论怎么想,秦若男都没有办法真的保持一个平静的心情去面对安家二老。

          不过这些暗自担忧她是不会告诉安长埔的,因为她很清楚,安长埔现在夹在自己和他的家人中间,假如觉得为难,他也比自己更为难,假如有压力,他肩头的压力也比自己更大,这种时候就只能向他方才对自己说的那样,现在这件事既不是她秦若男一个人的事,也不是安长埔的事,这件事关系到的是两个人,甚至两家人,经过了一年的维和生活,秦若男现在比起之前变得更坚定了一些,尽管遇到这种事还是会有心情波动,但是只要给她一点冷静的时间,她就会重新鼓起斗志,不会像以前那么容易退缩,轻言放弃了。

          跟着安长埔来到他父母的住处,安长埔拿出钥匙开门直接招呼秦若男进去,客厅里亮着灯,但是没有人,安爸爸和安妈妈说话的声音从厨房里隐约的传出来,说话的是安妈妈。从语气来判断,她似乎情绪略显激动,说的什么听不清楚,因为厨房里面还有正在炒菜的噪音干扰着,秦若男深吸了几口气来稳定自己的情绪,安长埔对她笑了笑,无声的给了她一些安慰。然后径直走到厨房门口。推开门,厨房里面的饭菜香味立刻就飘了出来。

          “爸,妈。你们干嘛呢?说什么事儿啊激动成这样?”安长埔故作若无其事的问,其实经过今天晚上秦父的那么一闹,他现在的心情也十分复杂,但是秦若男已经有了那么重的心理负担。他当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给她加码。

          安妈妈一看安长埔回来了,连忙问:“若男呢?”

          “在后面呢。我把她接过来了!卑渤て页约旱纳砗蟊然艘幌。

          安妈妈赶忙一指操作台上面已经炒好的几个菜还有碗筷:“那你赶紧的吧,把这些都给我端饭桌上去,今天晚上的晚饭被人硬是给搅合了,咱们谁都没吃好。现在肯定都饿了,都到齐了就抓紧准备开饭吧,你爸就剩一个菜就做好了!”

          安长埔连忙答应着。一手端着两个盘子,另一只手托着两个碗。外套都没顾得上换就开始忙着端菜盛饭了,秦若男本来还有点拘谨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安爸爸和安妈妈,现在安长埔被安妈妈指挥着端菜盛饭,她也连忙过去帮忙,两个人很快就把碗筷都摆好,菜都放上桌,安爸爸端着最后出锅的一碗热气腾腾的丸子汤也从厨房里出来了,安妈妈跟在他身后,手里拿着几个空碗和汤勺,等安爸爸把汤碗放上桌,她先盛了一碗放在秦若男面前,翠绿翠绿的小白菜配上羊肉丸子,汤很清淡,但是颜色鲜亮,还没尝到嘴里,光是闻着就很鲜美。

          “你多喝点汤,小白菜解毒去火,你现在肯定需要这个!”安妈妈把汤匙递到秦若男手里,“我今天晚上真是一肚子都是气,要不是考虑到两家人都在场,要给彼此留点脸面,我真的都快忍不住了,所以刚才特意让长埔他爸爸做了个清淡又泻火的汤,我估计啊,现在咱们都是窝着火呢!

          秦若男捏着汤匙,有一搭无一搭的拨弄着碗里面的羊肉丸子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,明明做那些浑事的人不是她,她却还是会因为对方是自己的父亲而感到抬不起头来,现在听到安妈妈这么说,她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替父亲的言行而道歉。

          “你瞧,你这话说得不好,孩子听了容易有误会!卑舶职挚纯窗猜杪,毕竟是大半辈子的夫妻了,他很了解自己老婆的性格和思维方式。

          安妈妈愣了一下,这才看到秦若男复杂的表情和低落的情绪,连忙对她说:“若男,我可不是在怪你呢,这事儿除了你爸那个为老不尊的,别人谁都没错,要是非得说还要怪谁,那我也得怪你安叔叔,不能怪你,毕竟当初你们说别叫上若男她爸爸,可是他坚持说必须要一起叫来的,你们说对不对?”

          “对对对,这事儿确实我有一定的责任,事先没有顾及到严重性,情敌了!卑舶职职肟嫘Φ乃,“待会儿我自罚半碗饭谢罪!

          安爸爸的幽默把其他三个人都给逗笑了秦若男这么一笑,方才的紧张和压抑也好像一下子减轻了不少,只是笑过之后,心里还是有满满的无奈。

          “若男,今天的事儿你别忘心里去,你是做孩子的,孩子不能挑父母,有这样的爸爸也不是你愿意的,方才我在厨房里还和长埔他爸爸说呢,我们才见他一次面,就觉得这人真是很有问题,你们和他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那么多年,这期间,你妈妈,你妹妹,还有你,都得受了多少委屈啊,太不容易了,尤其是你,我之前就听长埔说过你的一些事,这次亲眼看到你爸爸的所作所为,我更觉得你这姑娘太不容易了,得和那么冥顽不灵还重男轻女的爸爸沟通,得耐得住他给的压力,还得维护你妈妈和你妹妹,想想我心里都觉得怪不好受的,别人家小姑娘都是爸妈疼着,爷爷奶奶护着,娇滴滴的长大的,你还得和那么一个不靠谱的爸爸抗衡,唉,我要是站在你的立场上,恐怕都做不到,”安妈妈说着,一指坐在旁边的安长埔,“以后你们结婚了,他要是敢对你不好,你来找我,我给你撑腰!以后你们好好过日子,和和美美的,把头二十几年没享受到的都补回来!”

          不管安妈妈是不是在说客气话,能有这份心意,秦若男就已经无法克制的红了眼圈,安长埔看到,从旁边拿了纸巾塞到她手里,笑着调节气氛说:“我今天有两个新发现,第一次发现我妈其实这么有煽情的才能,另外就是第一次发现若男也有这么多愁善感的一面,原来我还以为你是女金刚呢,现在看来也是水做的!

          “吃饭吃饭,都能笑出来了就好了,免得吃一肚子气,对胃不好,”安爸爸示意大家赶快吃饭,“这都饿了半天了,吃完饭咱们还有正经事要谈呢,今天事情弄成这样,不算完全的意料之外,但是也还是没有把原本需要解决的问题解决掉,咱们吃完饭还得好好的研究研究,这事儿到底该怎么收尾!

          安长埔和秦若男对视一眼,都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,点点头,默默吃饭,除去方才为了打开局面而挑起来的话头之外,其实眼下他们也没有心情去闲聊,吃饭的时候如果谈论起秦父的那些事情,又着实是扫兴又倒胃口,还不如不提。

          吃完饭,安长埔和秦若男一起洗了碗,和安爸爸、安妈妈一起坐在客厅里面,安爸爸端着茶杯喝了两口,然后才说:“今天晚上若男爸爸提出来的要求,你们两个的想法是什么样的?”

          “叔叔,你们不要管他说什么!鼻厝裟修限蔚母厦。

          安长埔也说:“要是说以后多孝敬孝敬若男她妈妈,这都是应该的,但是她爸爸,我们两个的意见是一致的,一分钱都不会让他得了便宜,之前他有多想把若男硬塞给一个她根本不喜欢的男的,就因为人家爹妈许诺了给他一套房子啊,那种人,食髓知味,一旦让他尝到了一次甜头,以后就会没完没了啦!

          安爸爸点点头:“我和你妈妈的意思呢,也是觉得,年轻人刚刚组建家庭,可能底子比较单薄,不管名目上是叫做彩礼还是嫁妆,到了如今这个新时代,其实都只不过是变着法儿的帮孩子的小家庭垫垫底,让孩子生活的宽裕一点,你们两个都是懂事的孩子,工作也比较辛苦,假如今天若男的爸爸提出来要给你们多铺垫一些,我们都绝对没有意见,只不过他的言行让我们觉得不舒服,也没有办法接受,今天这么不欢而散,对我们来说,是没有任何影响的,若男是个什么样的姑娘,我们就算了解的不算特别全面,长埔还是很了解的,我们对自己儿子的择偶眼光很有信心,所以若男也不要有什么精神负担,我们不是那种分不清事理的老人!

          “对,我们两个特意叫你们过来,其实就是想提醒你们一下,若男,今天的事情被你爸爸闹成这样,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影响并不大,容易造成影响的是你们,”安妈妈替安爸爸继续说,“假如咱们都不打算让他的如意算盘得逞,那你们就必须要考虑到,他会不会恼羞成怒,破罐子破摔的捣乱到底,我们两个人也商量了一下,想听听你们的意见,假如你们不介意,若男的妈妈也不介意的话,我们希望你们选择旅行结婚,惹不起咱们还是躲得起的!

          秦若男点点头,表示她对这件事没有意见,然后扭头看没有表态的安长埔。

          谁知道一向好说话的安长埔,这一次却成了唯一持反对意见的人:“不行,这个我可不同意!(未完待续)

       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
        MG+电子酒店_MG+电子官方网站_MG+电子网站 郑爽疑与张恒分手| 王思聪被限高消费| 马云再谈悔创阿里| 皎月女神重做| 女婴出生长两颗牙| 创业失败30万补贴| 淘宝| 印尼海域发生地震| 产妇丈夫讲述遭遇| 郑爽疑与张恒分手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