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qrxzn"></sub>
    <blockquote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legend id="qrxzn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legend id="qrxzn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      2. <sub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/del></sub>
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legend id="qrxzn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
        关灯
        护眼
        字体:
        大结局

       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          元琼和凌霜终究没有跟随回到洛安。

          元琼半生都在皇家后宫度过,后宫对她来说,是梦魇的存在,所以最终楚欢派人修建了一处别院,将元琼和凌霜安排在那边。

          别院除了少量护卫,并没有安排太多人,元琼喜欢安静,楚欢不希望太多人打扰她,而别院距离洛安京城不过一天路程,楚欢但凡有空,便会前往与元琼相会。

          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。

          料理完朝政,楚欢回到后宫,径自到了琉璃的宫里,琉璃迎过楚欢,见他颇有些闷闷不乐,柔声道:“皇上为何不开心?”

          楚欢勉强一笑,道:“没什么大事,朝中有一名老臣身体很是虚弱,看来撑不了多久,他兢兢业业为朝廷做了很多事,快要离开,心中不舍!

          “原来皇上是在担心臣子!绷鹆兜沽艘槐,柔声劝道:“生老病死,没有人能够躲得开,等他过世之后,皇上亲自前往吊唁也就是了!

          楚欢接过茶杯,却是放在一旁,微笑点头,环抱着琉璃腰肢,让她坐到自己腿上,轻声道:“你都已经有几个月的身孕了,不要太多走动,养好身子!

          “皇上不用为我担心!绷鹆崛嵋恍Γ骸爸皇撬罱诶锩娑睦骱,似乎是要急着出来!

          楚欢哈哈笑道:“也该出来了!碧鹆Ф,低声道:“咱们都入洞房几年了,再不出来,我都急死了!

          琉璃噗嗤一笑,道:“臣妾告诉过皇上,当年受伤太重,要等到身体完全恢复才能要孩子,这几年我一直都在调养身体,确定无恙,这才......1”却没有说下去。

          楚欢低声道:“如此说来,这几年我努力耕耘,都是白忙一?”

          琉璃咬着银牙,瞪了楚欢一眼,低声道:“皇上.....皇上说得这般心酸,难道.....难道和我在一起,就只是为了让我生孩子?我.....我看你每次都用力的很,只怕是想着自己.....自己快活.....!”说到这里,脸上已经潮红。

          楚欢对自己的女人都是悉心调教,单独相处之时,夫妻之间调情的话儿也从不少说。

          楚欢又是哈哈一笑,琉璃这才道:“皇上,前两天布兰茜和珍妮丝过来时候,我瞧她们迹象,似乎也刚刚怀上了,比我晚不了几个月!

          楚欢一怔,惊道:“两个都怀上了?”

          “我们的皇帝大人不但政事勤奋,这种事儿也很是勤奋!绷鹆菩Ψ切Γ骸拔姨祷噬显没屎蠹喽,不会再纳后宫,去年将那对双胞胎纳入后宫,皇后也没有阻止!

          “这也怪不得我!背短镜溃骸澳阕约褐,我可不是有意要对她们......,是她们骗我过去,在酒中放了那种药物,我.....我一时把持不住,才和她们两个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。哎,这后宫之中,怎能有那种玩意!

          “那种玩意?”琉璃咬着牙瞪了楚欢一眼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媚娘早就告诉过我,那玩意是你偷偷带回来,每次和媚娘在一起的时候就用上,还担心被别人知道!

          楚欢一愣,懊恼道:“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,竟敢出卖我,回头看我怎么收拾她!贝战鹆Ф,轻声道:“琉璃,你别怪我,媚娘每次.....每次时间都特别长,所以.....!”

          “特别长?”琉璃脸颊微红,忍不住道:“比我还要长吗?怪不得你总喜欢往她那里跑!

          “冤枉啊!背段弈蔚溃骸拔叶际前凑杖耸骄峙,从没有厚此薄彼,每个月在你这边还是多一些的!

          琉璃脸颊有些发烧,并不接话。

          楚欢叹了口气,若有所思,琉璃见他神情黯然下来,不由担心起来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楚欢苦笑道:“红妆都已经走了三年,离开的时候,她答应会回到我身边,现在看来,终究还是骗了我。当年罗大哥说过,红妆回去之后,快则一年,最多两年便会回来,现在已经过了三年,看来是回不来了!

          “你想她了?”琉璃柔声道。

          楚欢叹道:“你是最了解我的,我多情而不滥情。红妆和我相处一年,情投意合,当年都约定好的,可是......!”

          “你身边已经有了这么多女人,多她一个不多,少她一个也不少!绷鹆菩Ψ切Φ溃骸澳愫退谝黄鹨荒,说好解毒一月一次,可是你一月少说也要四五次,那么长时间,还不腻烦吗?”

          楚欢皱起眉头,道:“琉璃为和会说这种话?她是我的女人,此生无论在哪里,都是我的女人,就算一辈子在我身边,我也会欢喜,怎会腻烦?”若有所思,片刻之后,才道:“我准备去西域,找她回来,就算是与罗大哥为敌,也要让她回到我身边!

          琉璃幽幽叹道:“她若是知道你这般为她不屑一切,心中也会欣慰!贝映锻壬险酒鹄,妩媚一笑,道:“你既然那般想她,为何不回头看一看!

          “回头?”楚欢一怔,猛地意识到什么,赫然起身回头,只见到身后不远处,一名女子一袭红装,婀娜多姿,眼角带着泪光,不是乾达婆王玉红妆又是谁。

          楚欢呆了一下,忽地飞身上前,一把将玉红妆抱在怀中,叫道:“你为何现在才回来?莫非忘记我们的约定!

          玉红妆与楚欢紧紧相拥,“我一直记着与你的约定,所以再艰难,也会回到你身边。

          .........

          .........

          雄鹰展翅,翱翔九天。

          广阔的西梁古拉沁大草原上,十数匹快马宛若流星般向同一个方向奔驰,马背上的都是一群七八岁的西梁孩童,但一个个都十分壮实。

          其中一骑遥遥领先,甩开身后众骑一截子。

          两边沾满了草原上的牧民,大声呐喊,领先那骑的孩童浓眉大眼,面相轮廓颇为俊挺,回头看到身后众骑被拉开,嘴角泛起邪邪笑意,猛地一扯马缰绳,骏马长嘶一声,人立而起,十分突兀,牧民们都是大吃一惊,只以为那骏马是失足,人群中已经有人高喊道:“思欢王子小心!”

          却见到思欢王子身形灵活,抱着马脖子如同陀螺般转了一圈,在牧民们的惊呼声中,已经重新坐回到马背上。

          这般一耽搁,身后众骑已经追上来,思欢王子一声长喝,年纪虽小,但声音却十分清亮,骏马立时如同离弦之箭,飞射而出。

          牧民们顿时欢声雷动。

          思欢王子的马术精湛,远超同龄人一大截子,甚至已经能够与许多成年牧人媲美。

          这一次思欢王子再没有耽搁,快马如流星,飞驰到一根旗杆处,矮下身子,探手抓起了旗杆,在人们的欢呼声中,思欢王子兜转马头,直往人群飞驰而去,驰到近处,勒住了马,笑呵呵地看着一名少妇。

          那少妇有着牧民们特有的小麦色肤色,身材高大丰满,但样貌却十分娇美,腰间挎着一把弯刀,漂亮的眼眸子带着欣慰之色看着思欢王子。

          思欢王子翻身下马,上前去,横臂行礼,随即笑道:“母亲!”

          少妇正是那史部族的塔兰格那史绮罗,虽然已为人母,但容颜已在,而且更加火辣的身段配上少妇特有的娇媚风韵,依然是古拉沁草原上最美的花朵。

          那史绮罗并不说话,只是一笑,转过身,走到一匹骏马边上,翻山上马,拍马便走,思欢王子见状,二话不说,翻身跳上自己的马背,一抖马缰绳,飞马追上去。

          牧民都是换笑道:“思欢王子又要和塔兰格比试马术了,塔兰格马术精湛,可是思欢王子很快就要超过塔兰格了!

          两匹快马在广阔的大草原上你追我赶,奔出十余里地,思欢小王子终于呼喝一声,骏马超出了那史绮罗。

          思欢王子发出清亮的笑声,叫道:“母亲,我可不会再让着你了!倍底硗,停了下来,那史绮罗也勒住马,笑道:“是你让着母亲,还是母亲让着你?”

          思欢王子道:“他们都说母亲的马术了得,只要胜过母亲,就可以成为真正的男人,母亲,我现在是不是真正的男人?”

          那史绮罗道:“真正的男人,需要有担当一切的勇气和能力,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,我一定会告诉你!

          “母亲,你说等到父亲回来,看到我的马术,是不是会很高兴?”思欢王子一脸得意道。

          那史绮罗浅浅一笑,调转马头,面向南方,不远处有一座高坡,满是青青绿草,她遥望远方,喃喃道:“他看到你,一定会很高兴!

          思欢王子见那史绮罗望着南方出神,催马到得那史绮罗边上,两马都是面朝南方,思欢王子轻声问道:“母亲,每次你想起父亲,都会望向南方,你告诉我说,他迟早都会回来,可是.....他真的会回来吗?”

          “当然会回来!蹦鞘风猜抟圆蝗葜靡傻目谖堑溃骸澳愕母盖资歉瞿凶雍捍笳煞,他说过的话,从来不会食言,他说会回来,就一定会回来,十年,二十年,就算等到我的牙齿都掉光了,他终有一日都会回来!

          夕阳余晖下,只见到那草坡上忽然出现一匹马,阳光之下,十分显眼,马背上的骑士一身牧民的装束,却带着一顶在草原上极其罕见的斗笠。

          思欢王子皱起眉头,瞧了母亲一眼,只见到母亲正目不转睛盯着那匹骏马背上的骑士,忽然之间,那史绮罗眼眶中的泪水夺眶而出,可是她那张娇美的脸上,却带着难以言喻的笑容,那是连草原上最美的花朵儿也比不上的笑容,幸福如同花儿般绽放着。

          【全书完】

        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       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
        MG+电子酒店_MG+电子官方网站_MG+电子网站 烈火英雄抄袭被诉| 马云再谈悔创阿里| 李佳琦直播再翻车| 梅姨案儿童认亲| 小丑票房破10亿| 孙杨听证会开庭| 国足接受里皮辞职| 清华神仙打架大会| 中国男子在日被捕| 斗鱼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