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qrxzn"></sub>
    <blockquote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legend id="qrxzn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legend id="qrxzn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      2. <sub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/del></sub>

        <blockquote id="qrxzn"><del id="qrxzn"><legend id="qrxzn"></legend></del></blockquote>

        关灯
        护眼
        字体:
        【861】

        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下一章

          “如果做不到的话,又该怎么办呢?”君谨修反问道。

          陆小絮刚要回答,君谨辰的手已经按在了她的肩膀上,她转头望去,只看到君谨辰正面对着君谨修,“谨修,就算你是为了我,可是我也不希望你再对小絮有什么偏见,她什么错都没有,如果真的说有谁错的话,那么错的那个人,是我!”

          兄弟两人彼此直视着对方,过了片刻之后,君谨修才微微一笑,打破着这份沉默,“好,我知道了,我相信可以让大哥这样爱着的命依,一定是因为值得才爱的!

          说完,君谨修转身离开。

          “谨修!”陆小絮突然喊道,“我不能说如果做不到会怎么样,可是我可以说,我会用这条命去;そ鞒降!”

          君谨修摆摆手继续往前走着,只是唇角边的笑意变得更浓,不再是那种习惯性的笑,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笑意。

          大哥有这样的命依,真的是一种幸运!君谨修如是想着。

          君谨辰搂着陆小絮,而夏琪这会儿总算是把自个儿老公的手拉了下来,“小絮真的很了不起呢!”夏琪有感而发。虽然刚才的画面她没看到,但是却一直都有听到他们对话的声音。

          君谨言定定地看着夏琪,突兀地道,“琪琪,我也会用这条命;つ愕!

          夏琪甜甜的笑了,和君谨言手指交握着,“我也是!会;つ,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的伤害!

          有情-人,就当是如此吧!

          ————

          晚上在床上,陆小絮扒了君谨辰的衣服,却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急色的卡油,而是专注地看着他身上那些伤痕。

          有些是旧伤,只有淡淡的疤痕,而更多的却是新伤,是满月的夜晚,他因为血咒而自我抓伤的。

          陆小絮的手指,轻轻地拂过着君谨辰身上的伤,遇到旧的伤,她就会问这是什么伤,因为什么而伤的。

          以前从没这样留意过,可是这会儿,她却看得仔细。

          当她的手指移到了他腹部那儿一条长长的疤痕时,感觉到他的身体变得僵硬着。她还记得以前曾经好奇地问过他这是什么伤,他的回答是出任务的时候受的伤。

          那时候的她和他,恐怕都不曾多想过什么吧。

          可是现在……从他的身体反应,她明白着,这个伤,恐怕就是十年前那个差点要了他的命的伤。

          那时候,当她的弟弟频临死亡的时候,其实他也同样的在生死线上挣扎着。

          “那个时候,你一定很痛吧!彼诺。

          “都已经过去了!彼氐。

          “那时候,你在想什么?”她有些好奇地问道。

          他的双眸凝视着她,“觉得就那样死去的话,也无所谓,可是……却还是有一点点的不甘心,因为没有找到命依,所以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才可以真正地填补心底的那份渴望。觉得如果死的时候,能够知道谁是自己的命依就好了!

          “是吗?”她喃喃着,那时候的她,其实和他的距离很近,近到也许只是隔了几扇门而已。

          可是很多时候,也许错过了,就会是很长时间,有些人,一旦错过,是一辈子,而她和他之间……“还好,我们只错过了10年!甭叫⌒跚嵊镒,低头亲吻上了君谨辰腹部的疤痕。

          他的喉咙中溢出了呻-吟,“小絮……”

          “谨辰,我想要快点嫁给你!钡被-爱过后,她枕在他的胳膊上,用着一种向往的神情说着,“我想要建立我们的家庭,生下我们的孩子,成为真正的一家人!

          对于家庭,她有着一种强烈的渴望。

          “好!彼υ首,“小絮,你想要的,我都会给你的!”所以,只要她好好地呆在他的身边,平平安安的,那就足够了!

          君家长孙的婚礼,自然是盛大无比,前来参加婚宴的来宾,个个来头都不小,而那些记者们,更是想法设法的想要弄一张婚宴的请帖。

          穿着特别定制的纯白婚纱,陆小絮挽着舅舅的手,一步步地走向着君谨辰。舅舅把她的手放在了谨辰的手上,代表着,从此以后,她会由另一个男人;。

          陆小絮看着舅舅,舅舅的眼中有着欣慰,也有着泪光。

          她知道,舅舅和舅妈为她付出了很多,以前就算是日子过得再艰难,他们也始终坚持着要养她,要供她上大学,供她读研。

          舅舅坐回到了主位上,随着婚礼的进行,陆小絮和君谨辰交换着戒指,朝着双方长辈鞠躬,最后,彼此对拜着。

          这是他们的婚礼,从此以后,他们就是一家人了,荣辱与共,祸福共享。

          “小絮,我爱你,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命依,而是因为你是陆小絮!本鞒饺绱怂底。

          陆小絮笑得很甜,“我也爱你,因为你是君谨辰,这个世界上,只有一个的君谨辰!”

          不远处,顾离看着拥抱在一起的新郎新娘,低低一笑,转身朝着婚宴的出口走去。

          “小离,你要去哪儿?”顾老问道。

          “今天来这里,只是想要看看小絮有多漂亮,又有多幸福,现在既然已经都看到了,那么也可以早些回去了!惫死氲。

          顾老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侄子,“小离,你对陆小絮……”

          “她是我喜欢过的女人,仅此而已!惫死胛⑽⒁恍,“叔叔,你与其担心这些,倒不如多想想我什么时候再遇到一个好女孩,更切实际些!”

          说完,他摆摆手,走出了宴会场。

          一离开会场,他唇角边的笑意,渐渐转变成了一种苦涩。太过理智,有时候也未必是好的。理智的明白着他输了,理智的及时退让,理智得做出着最正确的选择,却不明白爱情有时候是需要不顾一切的去争取的。

          “小絮,很羡慕你和君谨辰之间的爱呢,也许下一次,我也可以这样深的去爱一个人,然后也被对方这样地深爱着!惫死氲陀镟诺。

          回应他的,是拂过耳边的风声。

       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下一章

        MG+电子酒店_MG+电子官方网站_MG+电子网站 中国转战泰国买房| 合肥学校发现婴尸| 张琳芃微博被围攻| 郑州工地坍塌| 孙杨听证会后发文| 残疾按摩师反杀案| 印尼海域发生地震| 烈火英雄抄袭被诉| 做开运眉后出车祸| 安徽3死3伤杀人案|